當前位置:首頁 >> 紅色文化 >> 詳細信息

毛澤東和朱德率領紅軍從井岡山出發
發布時間:2017-10-14 16:10:03  點擊率:1

      1929年1月,毛澤東和朱德率領紅軍從井岡山出發,2月10日,同追來的國民黨軍在大柏地打了一仗(大柏地戰斗),大獲全勝。1933年夏天,毛澤東重新經過大柏地,觸景生情,寫了這首詞。這首詞以歡快的筆調,描繪了一幅色彩斑讕的大柏地雨后的壯麗景色。全詞情景交融,抒發了作者的革命豪情,表達了革命者對戰爭、對美的看法。
      此詞一開始就描繪了當日夏天傍晚雨后晴空的山水風景,先從目前夕陽西下的晚空入筆,一來就是七個顏色字,而且每字每頓,突兀奇瑰,有破空到來之感,同時又十分形象傳神地給了我們一幅斑斕的夏日黃昏圖。接著第二句更加大膽靈妙。究竟是誰手持彩虹臨空而舞?仿佛詩人將自己溶入其間;這如畫的風景誰來描繪,誰來掌握?令人讀起來就是詩人自己,他就是這樣美景的繪圖人,這美景的變幻者,這“紅雨隨心翻作浪”的真正主人。然后從空中到眼前的夕輝與青山,黃昏雨后的群山格外蒼翠欲滴,在夕陽的映襯下閃爍著綺麗的暮色。這三、四句中,雖然第三句化用花間詞人溫庭筠的“雨后卻斜陽”但并非落入花間派的婉約纖柔之中,其中一個“復”字就顯得比“卻”字有重量,更肯定,“卻”字卻更婉轉、更輕一些。而且第四句的風物也呈浩然大氣,尤其是“陣陣”二字,有浩蕩鋪展之勢,“關山”二字也是從大象入手,最后一個“蒼”字顯得氣韻悠蕩,無邊無涯之感回蕩于心頭。下半闋起首二句才點出此詩追憶的主題,上半闋整個是寫今日風景(即1933年夏天大柏地的風景)。當年的激戰如今已成為煙云,只有雨后墻壁上還殘留著一些彈洞。這些追憶并非隨意道來,它將立即為我們創造出一個新意境:“裝點此關山,今朝更好看。”這的確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對美的新發現,因為在一般人的眼中,彈洞點是不好看的東西,但在詩人眼里,一切都是物隨心喜。就用這些彈洞來點綴祖國河山吧,它在夏日黃昏雨后的晴空里顯得分外美麗。因為它展示了一種新風景,詩人在此也預感到一個新世界。

友情鏈接: 毛澤東思想應用學院  嘉瑞科技  井岡山政府網 
瑞金市紅色文化研究院 ??聯系電話:18827971136 ??? 15083931223 ??
地址:江西省瑞金市勝利大道工會職工活動中心 ??郵編:342500 備案號贛ICP備18006315號
金狮娱乐